工伤案申诉十三年的寒冬,中央批办申张正义,责令处理,地方仲裁大打折扣,一审法官枉法裁决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包公传媒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6-13    

一、乌云突变难躲一灾:

西安市蓝田县闵惠贤于2003年进入西安市雁塔区电子城街办环卫工,在2004年元月30日七时凌晨闵惠贤在电子城街办指定的电子正街请扫马路时,被从南往北快速行驶的一辆面包车,骑压黄线西边快速行驶,把闵惠贤撞离2米多远,电子城街办人员送进五二一医院抢救,人送进五二一医院,但电子城街办人员却撤离五二一医院,电子城街办不交抢救治疗费,(五二一医院不见钱不抢救),把人放在抢救室,等待交费抢救长达二十多个小时。

二、死亡中寻出活路

闵惠贤家属去安康旬阳县调查黄姜一案,当晚十一时赶回五二一医院抢救室,五二一医院立即让交治疗费,家属找五二一医院业务院长,先抢救人后面立即交治疗费,家属找交警队让事故司机缴纳治疗费,交警加大努力下,是事故司机交了10000多元抢救费,五二一医院抢救了二十多天,才把闵惠贤抢救醒来,几家媒体相好的记者,都帮忙找电子城街办领导,让缴纳治疗费,但是电子城街办领导躲着不上班二十多天,在无奈的情况下,几家媒体登报,上电视播放,得到了西安市市长的支持,市长给雁塔区区长打电话说:“先救人后处理事”在这种情况下这时电子城街办向五二一医院交了25000元的治疗费,进行作开颅手术,雁塔区交警队认定司机负全责,(这是黄雁村村委会的面包车)。

三、层层腐败设置障碍

这时家属向雁塔区人社局申请认定工伤,雁塔区人社局不给认定工伤,(被电子城街办的活动)闵惠贤家属向雁塔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起诉雁塔区人社局,这时人社局才决定给闵惠贤认定了工伤,于200619日下发工伤决定书,认定工伤,家属在2006630日向西安市人社局申请劳动能力等级鉴定(鉴定为三级),并且经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鉴定三级伤残,家属将肇事司机诉至雁塔区人民法院,雁塔区法院偏袒黄雁村村委会和肇事司机判了十八万含治疗费在内。

四、依法维权初见曙光,

闵惠贤要做二次开颅手术,五二一医院主治医生讲,用国产的钛网,三年换一次,用进口的钛网可管30年,但是进口的需要16000元,国产300多元,加手术费需要30000元,让家属考虑,家属不知这次手术费从何处来。后决定用进口钛网只是痛苦一次,家属又找电子城街办领导,但是不同意拿钱,交通事故赔偿费未执行回,黄雁村村委会在法院活动,法官执行不力,这时在无奈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情况下,只好在法制日报社登内参,市委书记看到内参后,批转雁塔区政府,区长指示电子城街办向五二一医院交了二次开颅治疗费,这次电子城街办交30000元,就算勉强的把二次补脑颅手术作后出院。(留下后遗症,下雨前一二天头疼、发痒、眼睛看不清、小便失禁、走路脚下不稳、失去了70%的记忆力、心里发急,东跑西颠,大脑失忆回不了家)害的一家人夜晚到处寻找,就这样煎熬渡日如年。

寻找法院领导督促法官加快执行,在执行中法官说被告没有执行能力,整整拖了一年多,家属不分晴天和雨天,风雨无阻,多次去黄雁村了解村委会是否有执行能力没有?家属了解后不是执行法官所说的没有执行能力,黄雁村进行大改造,拉的水泥,钢材堆积成山,家属把现场拍照后,拿上照片找雁塔区人大内司委主任,人大内司委主任打电话批评法院业务院长,在当日下午把黄雁村村长拘押回看守所,拘留十五天才算执行回了救命钱。

五、小鬼拦路一案拖压十三年

家属在2006912日向雁塔区人社局申请仲裁,仲裁偏袒雁塔区电子城街办,在开庭时电子城街办负责环卫工领导,提出推迟开庭时间延期审理,要重新做鉴定,《但是电子城街办提出申请时已超国家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十五天》,电子城街办在陕西省人社厅找保险处赵光宇,赵光宇强迫工伤家属让作劳动能力二次鉴定,这时家属小腿拧不过大腿,所以勉强同意在陕西省二院二次鉴定,到省二院鉴定,当天家属和几位朋友及受伤者闵惠贤找到了一位鉴定医学专家,头发花白在70多岁左右耳朵很背,这位专家打电话问陕西省劳鉴委,闵惠贤鉴定作几级?老专家听不清把手机按在免提键上音放大“省劳鉴一位男的说:领导让把三级降为六七级就行了”家属和朋友都听见,明显这是依权压法,违背客观事实和良心作假鉴定,家属气愤决定不作,状告劳鉴委。在十三年多漫长的申诉中,闵惠贤病情多次发作,无钱医治,错过最佳治疗期。给家庭造成债务高筑,失去劳动能力的重大身心痛苦。

六、中央批办,申张正义,地方仲裁打折扣,

闵惠贤家属从2006912日走上了漫长日久申诉道路,每一年向省长,省委书记、中央各部委申诉反映,批转回省人社厅赵光宇手中,赵光宇在家属面前直言说:“你申诉反映是你的权利,处理不处理写汇报是我的权利,我想怎么样写就怎样写,领导听我的,不会听你的”恶言恶语冷嘲热讽报复,家属说衙门是你家开的,是你爸开的,还是你爷开的,你一定不会好死的,不相信你把省劳鉴委统治到你死,家属不间断的向中央和省领导反映。多谢习总书记在2018年指示出台了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的英明决策,并且中央也成立扫黑除恶办进行批转督办,在 20198月恢复了仲裁,雁塔区人社局仲裁委打电话通知,你爱人闵惠贤工伤现恢复仲裁,不要再向中央告状了,这时家属才长出了一口气,多谢习近平总书记救命恩人当事人感激不尽。但是雁塔区仲裁委在计算工伤待遇中大动手脚不采用,西安市统计局2018年西安市人均工资数据,适用陕西省统计局2018年陕西省人均工资数据,降低赔偿项目的基数,还有其它工伤待遇项目不予仲裁,仲裁书中挂口不提,所以家属于2020年元月15日起诉雁塔法院。

七、一审法官枉法裁判,错判,少判、加漏判,

雁塔法院蒲审判长于202057日开庭审理本案,、蒲审判长明目张胆的说:“社会统筹保险不属于法院审理的范围。”并且在判决书中也写明“社会保险不属于法院审理的范围,颠倒法律对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关于追索劳动报酬,养老金,医疗费以及工伤保险待遇经济补偿金,培训费及其他费用等案件,给付数额不当的,人民法院可以予以变更。”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的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应予以受理”蒲审判长在判决中漏判少判、错判是不懂法,还是对抗法律,还是吃了黑,枉法错判,不适用有效法律。、蒲审判长说:“适用西安市政府统计局人均工资的数据要法律依据,但是蒲审判长适用陕西省统计局职工人均工资数据,他的法律依据又在何处,”最高法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不是法吗。强奸法律玩弄法律典范。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四条相关名词解释第二自然段,本条例所称本人工资是指的工伤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前12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本工资高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300%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300%计算。所以西安市政府属于统筹地区,用人单位是西安市政府下属街办,事故发生在西安市内,受工伤人也是西安市辖区人。因而必须适用西安市政府统计局,人均工资的数据标准是正确的,充分说明蒲审判长故意抗法偏袒一方枉法错判、少判、漏判,因而当事人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等待西安市中院依法裁判。

根据《人民法院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第六条第(二)徇私枉法(七)滥用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第十六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十条秉公办案,不的徇私枉法(六)依法接受法律监督和人民群众监督。第二十条第(八)款因违纪违法不宜继续任职的。第四十六条(一)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的,(四)故意违反法律法规办理案件的,特请惩戒委员会立案查处,并且追究法律责任。

(附判决书)

65292a3eed88ca1cc9d3e950b0131fd.jpg56e14cb5b6afefa55b40575895b97c3.jpgb724036ae488b25ae237ff2e2535ab5.jpgb24fcc6059f5e6c8ef04f7502092c0b.jpg

责任编辑:中国包公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