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占基本农田无批文,集体资产被侵吞,凤翔县自然资源局对群众反映和批示置之不理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包公传媒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2-16    

 

2019年9月27日,陕西省凤翔县城关镇原南关村四组村民代表雷梅生及杨小利等十名村民代表来本网反映:原南关村四组组长李虎明、会计罗茂儒、出纳杨会俠三人利用职务便利,采取白条入账、账务不公开等手段,侵吞、挪用、贪污集体资产和征地款36700元及耕地暗管补偿款470000元。村民小组为此成立财务清查小组,对该组2015年至2018年财务帐目进行了专项清查,发现李虎明、罗茂儒、杨会俠三人在任职期间存在下列问题:1、侵吞村帐面资金330000元;2、不合理开支221706元;3、镇政府清查本组账务时大化小,小化了,瞒天过海充当李虎明的保护伞,清查账不实事求是,欺骗群众。;4、私分青苗补偿款10000多元;5、私分八户门前道路硬化款退还10000多元;6、用白条报税10000多元;7、每亩3000元征地(155.88亩)协调费不知去向;8、2015年5月至8月高息四组组委会内部成员借款20多万元,借款手续不全未进组帐,侵吞高额利息达39000多元;9、2016年至2017年度账面上向道路硬化工程队支付60930元,但实际并没有支付,被李虎明等三人贪污。10、镇政府对我们四组组长侵占问题拖压不处理,上访省、市县百余次未有结果,镇政府把县经侦大队拉来作虎皮,采取多种手段保护李虎明。

原南关村四组村民对以上问题经过核查对后于2018年4月先后举报到镇政府、县纪委、市纪委,要求清查处理,城关镇政府由镇纪委书记黄帅担任组长,抽调有关人员组成调查组,为期一年做了三次结论,每次结论都不一样,且只对李虎明违纪部分作了留党察看一年的处理,对于侵吞集体资产及贪污资金问题,只让李虎明退出12万多元和36700元的征地款,并以李虎明官太小及调查组没有执法权等为借口,称没有办法了事,而李虎明只退还58600元且至今未退还。对此结论群众极为不满,又向中央、省、市及新闻媒体等部门举报反映八十多次。今年三月份,镇政府又决定由镇财政所所长邢红让担任组长重新组建调查组进行调查,调查组调查后以通知不到李虎明、李虎明不配合调查、调查组没有执法权为由,于2019年4月将上述问题移交至凤翔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处理。之后村民又多次县公安局经侦大队询问了解情况,经侦大队讲,因这笔款村镇两级在调查时说是2015年道路硬化专用款,李虎明侵吞的2017年8月份征地附加款(地下暗管款)470000元不好定性。

因以上原因致使群众反映的问题至今没有结果,村民代表为此向本网反映,要求本网介入调查、查明事实真相,进行公开舆论监督,督促相关部门依法追回被侵吞的资金,保护集体和村民的合法权益,查清保护伞,依法追究侵吞集体资产人的法律责任,还村民于公平,还法律于公正。

本网于2019年10月8日,由张庆武、韩兆德、李静、杨建刚、刘建民等五人前往凤翔县城关镇原南关村,通过走访群众,询问知情人,向村镇及县国土资源局等相关部门领导了解,在征地现场进行实地勘查拍照,深入细致的进行了调查。在走访现任村支部书记张宝泰时,张支书讲:因原南关村在2018年6月份合并到现在的豆腐村的,征地和清查工作都是在原南关村进行的,原南关村干部在村合并后已不担任村干部,对具体情况也不了解。本网工作人员要求约见原南关村四组组长李虎明,张支书经电话联系,李虎明称其本人在西安,回来时间不确定,因此未能见到李虎明。在走访现任组长雷梅生时,雷梅生讲:原组长李虎明利用当干部的权力和出纳杨会侠、会计罗茂儒共同侵吞组上资金和征地补偿款近百万元,组上为此事组成专门清查小组,对组财务帐目进行了详细清查,发现李虎明等三人除侵吞账面资金33万元外,还侵吞了凤翔县客运公司征收组上石连路与西府大道交汇处基本农田征地补偿款36700元及灌溉暗管补偿款470000元,该款应纳入征地款中给予分配,但财政所在拨付给道路硬化工程队负责人宫向红私人账户时注明该款属于道路硬化专款。另外,清查小组清帐时发现镇政府在代客运公司征地时有每亩5000元的征地协调费70余万元不知去向。征用基本农田155.88亩,每亩76500元,合计11924800元,在给群众分配时只分了11450000多元,结余473000多元的,这笔钱目前存放在镇财政所帐户上。暗管补偿款的470000元在查帐时清理出来的,隐瞒半年之久。另外不合理开资221706元不应报销。雷梅生还讲到:镇政府代客运公司所征155.88亩是基本农田,地上有三个机井,一个变压器房和地下暗管、灌溉渠、保护牌等设施(现已破坏)。征地时群众没见到征地合同,征用基本农田的有关批文,未经四组村民会议通过,原南关村四组都是李虎明一个人说了算。本网工作人员又走访了原南关村四组村民景全劳、罗祥庆等群众,得知群众反映的情况与雷梅生所述情况基本一致。在走访镇财政所所长邢红让时,邢所长讲:其担任镇上组组织的第二次清查组组长对原南关村四组的账务清理时,村账面余额只有90000多元,这470000元道路硬化款在支付工程款后退还的账面余额,并没有群众说的那么多,原组长李虎明拒不配合调查。原来群众反映的20多万高息贷款,实质只有50000元有条据,其余没有条据,支付利息39500元。由于李虎明不配合调查,群众又多次上访,在请示镇党委后将此事移交给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处理。在走访凤翔县城关镇党委书记王晓峰时,王书记讲:原南关村四组群众就征地补偿款中的470000元和组上账务混乱不清等问题从去年四月至今一直在举报反映,镇上先后接到十九次上级领导的批示,仅凤翔县委书记就亲自批示了五次,中、省、市各级领导及人民网等媒体都有督办和批示。镇上为此事专门组成三次清查小组,对群众反映的问题进行了专门的清理调查落实和专题解释,就调查结果来看,实质问题只有两点:一是在征地时群众提出要求将组上道路硬化,但是征地是镇上按照县政府的工作纪要和要求代凤翔客运公司所征土地,经请示县政府后,县上答复与征地无关的款项无法争取,所以只能以地下暗管补偿的名义争取道路硬化款,470000元是镇上以征地地下暗管补偿款名义为组上争取的道路硬化款,此款不在征地补偿款之列。之后镇财政所未经四组村民同意将该款拨付到道路硬化工程队负责人宫向红的账上,扣除应付工程款后,剩余部分应退回组上,群众误认为是征地暗管补偿款,应纳入征地款中分配,是村委会没有向群众解释清楚,造成群众误解。二是李虎明等人将征地款中的3.67万元以劳务费的名义领取,但在征地的过程中,还有十几名群众参与了丈量等工作,而这些群众却无钱可领,这笔款项应当追回。群众反映李虎明及出纳、会计贪污、挪用、私分款330000元1,经镇上调查,2016年组上账面还是负数,欠款10多万元,实有收入只有50000元的青苗补偿款和470000元的道路硬化款,共计520000元,没有群众反映的那么多。关于群众反映的每亩征地协调费5000元问题,该款是县政府拨给镇政府的征地协调工作费用,与村民小组无关。每次征地时,县政府都会给镇政府拨付协调费,因征地工作复杂,要上下协调,给群众做思想工作,耗费人力财力,镇上为了激励村干部的积极性,将其中的2000元拨付给村上,组上没有协调费。今年9月27日,镇上接到中央信联办的督办,专门写了调查报告。王书记承诺,一定处理好群众的上访,向群众解释清楚,并联合县公安局追回李虎明等人应退的款项,还群众以明白,使群众利益不受侵害,目前此事正在进行中,在结束后向本网回复。在调查走访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时,办案民警经请示经侦大队队长后讲,目前只是调查,还未立案。

本网在调查中,就群众反映的土地性质到底是基本农田还是一般耕地时,前往凤翔县国土资源局统征科调查了解,统征科杜科长讲:现在不是基本农田,原来是基本农田,凤翔县国土局在该土地上原立有基本农田的牌子(已破坏),征地是根据县政府的工作纪要办理的,是县政府让城关镇政府代宝运司凤翔客运站征地,每亩按耕地补偿款76500元,地址在凤翔县石连路与西府大道十字(东北角),面积是155.88亩。本网工作人员要求看征地批文时,杜科长讲目前批文还没有下来。

本网工作人员前往征地现场实地查看发现,地上有机井、灌溉渠、暗管、水渠、变压器房等残留设备(已损坏),基本农田保护牌也已被损坏(见拍照图片)。

综上调查和所诉,凤翔县原南关村四组群众反映的该组账务混乱、不公开,李虎明、罗茂儒、杨会俠三人侵吞集体资产问题基本属实,李虎明、罗茂儒、杨会俠三人侵吞集体资产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涉嫌职务侵占。村委会四组账务混乱、不公开,违背了农业部、监察部《农村集体组织账务公开规定》(农经发2011年13号)的规定,导致群众对账务不清楚至于群众对账目数额反映的差异,是群众对具体账务的理解和算法与镇政府清查小组不同导致。凤翔县代宝运司凤翔客运站所征土地155.88亩,至今没有经过审批,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的规定,和基本农田保护条例,属未批先征。

本网依照《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第三十九条、第四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第二十一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五条、第三十条、于2019年10月29日将调查文稿和证据同时呈报中央监察委员会,公安部、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部批转陕西省自然资源厅,省厅转批宝鸡市自然资源局,市局批转凤翔县自然资源局,群众2019年11月27日到凤翔县自然资源局统征办询问情况,李主任答复:“我们收到批转件已给市局答复”。县自然资源局只答复不处理。

责任编辑:中国包公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