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客观事实而不顾,无视领导批示而执意妄为,同一事实一、二审法院民、刑两判,明知有错而不纠正。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包公传媒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2-16    

 

邵雪珍为其一起冤案哭诉称:(1)、她2012年--2013年因购商品房分别向亲属、同学、朋友借款267万元,付息605000元;(2)、而浙江省浦江县公安局受县委书记施振强私情干预与批字,民警将我借朋友、亲属、同学的钱列入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中;(3)、把不属于我邵雪珍借的钱300多万元加在我名下定罪;(4)、我借朋友的钱一时还不上来,依民间借贷把我诉讼法院六件,判我偿还;(5)、但是一审法院把民事已判的案件又在刑事累计定罪;(6)一审法院执行局把我朋友还我的30万和五套房子查封2016年9月6日到今不解封。(7)、我在2017年10月15日出狱一直向省高院、最高人民法院、中央央政法委、中央人大,多次申诉批转浙江省高院,高院转中院,中院转一审法院石沉大海,无动于衷。我的错案得不到纠正,敬请中央领导责令异地审理,我才有昭雪之日。

邵雪珍出狱后向各级法院申诉无果,于2018年10月11日向本网递交材料反映:邵雪珍因一审法院认定其在2012年至2013年间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吸收存款700万元事实错误,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要求依法再审,判其无罪。一审法院判决认定其向14人吸收的存款,实际上是民间借贷,并非为吸收存款的犯罪行为。其真实情况是:戴新涛借给黄宁宁90万元、黄永贵借给徐国政120万元、张卫英借给徐国政100万元、张灵肖借给方潮荣90万元、徐国政借给陈启铜55万元,徐国政还邵雪珍55万元,以上这几笔是他人之间的借款,其只是中间介绍人,并非其直接借款人,法院将他人之间的借款计算在其吸非法收存款之内,是张冠李戴,错误认定,而以上事实均有法院民事判决书认定,并在民事案件中以民间借贷纠纷作了判决,他人之间的借贷关系与其无关。认定的其它九笔:孙美玲9万元、张咸铜20万元、张淑娟20万元、周红艳20万元、张仙珠20万元、陈耀海20万元、陈耀海妹5万元、娘家堂姐170万元、曹新堂20万元、黄红艳3万元,其中还本金50万元、付息605000元,借款人均向出借人写有借据并付给利息,这些人中张灵肖、周红艳、张仙珠、陈耀海及其妹黄红艳都是朋友、同学关系,曹新堂和其堂姐是亲戚关系,没有一个不是朋友、同学或亲戚,法院认定其向不特定对象吸收存款,纯是无稽之谈,给邵雪珍以吸收700万元存款定罪,定性不准确,事实不清。请求本网向有关领导机关反映真实情况,伸张正义,澄清是非,还邵雪珍清白。

本网接到邵雪珍反映后,于2018年10月10日派员赴浙江省浦江县进行调查,调查人员全面听取了邵雪珍的陈述,查阅了当事人调取的两级法院案卷卷宗资料及法律文书,向涉及邵雪珍买房借款的将辉艳、黄涛等案件知情人以及出借人好友周红玲、张仙珠、曹新堂、孙美玲、张灵肖、陈启铜、张咸铴等人作了调查了解,根据公安机关、法院审理中对出借人做的询问笔录、庭审笔录以及对出借人的调查,了解到邵雪珍所借267万元均系民间借贷,邵雪珍与出借人都是同学、朋友、亲戚关系,且已归还部分本息,借款手续规范合法。

我国《刑法》176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定性是:必须同时具备以下四个要件:(1)、非法性,未依法批准,借用合法经营吸收资金;(2)、公开性,通过媒体、推荐会、传单、手机短信、向社会公开宣传,(3)、利诱性,承诺一定期内以货币,股权还本息回报,(4)、社会性,吸收的对象不确定。而本案中,借款对象都是亲戚,朋友、同学、乡党,不具备不特定对象要素,邵雪珍只是个人借款买房,未以任何名义,亦未公开宣传,更无非法占有的目的,且在向出借人还借款,属于典型的民间借贷行为。因此,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邵雪珍定性量刑错误,判决存在事实不清、定性不当、适用法律不准确,应当予以再审纠正。本网于2018年5月发函给浙江省政法委、浙江省人大、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建议审查纠正;于2018年10月发函给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建议依据邵雪珍的申请再审要求依法审查,对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2014)金浦刑初字第689号刑事判决书及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金刑二终字第90号刑事判决书予以撤销,发回重审,并对已查封扣押的财产及现金30万元作出正确处理;于2018年11月发函给最高人民法院,请求督办纠正;于2018年12月发函给中央监察委员会,建议责成最高院过问该案,并让由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至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办理邵雪珍申诉案件的法官赵明霞回避,由最高人民法院责成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撤销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2014)金浦刑初字第689号刑事判决书;于2019年5月4月发函给中央政法委,建议特批专人督办邵雪珍的举报和错案;于2019年5月再次发函给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央政法委,建议特批专人督办清查邵雪珍冤假错案,解除一审法院扣押查封邵雪珍的合法财产;同日发函给中央政法委,建议特批专人督办清查邵雪珍冤假错案,解除一审法院扣押查封邵雪珍的合法财产;于2019年8月发第三次函给最高人民法院 ,建议对邵雪珍申诉案件指定异地法院审理。邵雪珍申诉多年,本网也多次向最高人民法院和中央政法委及浙江省高院等部门发函要求对邵雪珍申诉案件指定异地法院审理,实事求是的作出公正判决,但是由浙江省金华市中级法院调到浙江省高级法院办理邵雪珍申诉案的法官赵明霞采取推诿、拖延等方式,故意推迟错案纠正,致邵雪珍的错案纠正至今没有结果。浙江省高级法院迟迟不给邵雪珍纠正,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本网依照《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02019年10月29日用特快专递把特讯督办和主要证据一并呈报中央政法委,中央监察委员会等领导批转浙江省,省转市转浦江县人民法院后至今石沉大海,无人纠错。


责任编辑:中国包公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