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上升刑事案、人为误诊,网上追逃无辜人受冤

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包公传媒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16    

本网讯:201831日陕西省延安市延长县七里村镇街道办第四社区四家河口居民,黑梅同儿女弟黑良来本网哭诉冤情。(1)、黑梅丈夫李爱荣经常用家庭暴力,李爱荣在本县装饰工程,每月间断回家一说二打妻子黑梅。

(1)、于20161216日晚回家,黑梅和女儿李紫菱看见,李爱荣鼻子红肿,黑梅问李爱荣你的鼻子怎么一回事?李爱荣不吭气,到了第二天早上(20161217日)李爱荣开着白色五菱宏光SJRB227县城,黑梅说我怀孕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一下,但李爱荣不同意黑梅去,李爱荣把车开到杏家沟机井旁边,黑梅强上车,李爱荣一把将黑梅从车上拉下压倒在地,李爱荣骑跨在黑梅肚子上,手拿充电宝在头、脸、眼睛上使劲打,路过不认识的好心人看不惯,把李爱荣拉到旁边,把我拉起来、我坐在路边打110。(2)、11030多分钟后到场,干警董强与司机把我拉上110车上。(3)、110干警不堪查现场对现场观看人不作调查,这时李爱荣的哥哥突然出现在我身边说:又打架,随后就离开了。董强说我们车没油了,把我拉上车在(白家川)加油站加油,后又拉到现场(一上一下)50多分钟,到现场打人的和挡架人已无身影,现场目击证人早离现场,就把我拉回延长县城关派出所,让我坐值班室。民警董强与李爱荣电话联系,李爱荣关机,又与李爱荣哥李延红联系,中午李爱荣手提延长县中医院拍CT片子和诊断报告,让民警看,董强说让你老婆给报销?。(4)、董强把我和李爱荣关一个留置室,我多次给民警董强说我头疼、眼睛疼、肚子疼要看病,董强一直不让我去医院。后把李爱荣叫出留置室两个多小时后。董强把我从留置室叫到房子让我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我不签字不让看病,我看病没钱?把字签了让李爱荣给你300元看病,我说300元能看什么病,董强后拿500元,让我签字给500元看病,我在无奈的情况下签字。(5)、调解协议书上没有人签字,当时没给我调解协议书。(6)、过了十多天,我多次找民警董强给我一份调解协议书。(7)、调解书下面写见证人一人,调解人三人等四人签字,盖有公章,至今没见过四人,“但调解内容中确定我与李爱荣打架,情节轻微”。(8)、在西安检查中被李爱荣打我致流产,我多次找董强、贺科峰要求立案,还找公安局王天涛副局长接待,不采纳对我恐吓,谩骂说“你一个老百姓能咋,即使错了共产党有的是钱(现场录音)为证。

派出所对黑梅和李爱荣调解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九条自愿达成如下协议:一、“李爱荣承担黑梅医药费计500元,李爱荣及黑梅自行就医。二、双方互不追究对方任何责任。三、双方不得因此事再发生事端。否则严惩;四、若有一方反悔可自行到延长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于20161217日。签完字下午四点左右。我立即到延长县人民医院诊断。彩色超声报告为黑梅“子宫位置前位、宫体大小约5.6MX4.5MX4.7CM.A轮廊清晰、形态饱满、肌层回声均匀,宫腔内可见大小约1.3CMX1.4GM妊辰囊,内未见胎芽及胎心搏动,双侧附体未见明显异常回声”。黑梅诊断结束晚6点左右。黑梅出派出所门,给弟打电话说:“我被李爱荣打头昏、肚子疼,黑良给姐说”你去医院看病我回来看你。(9)、黑梅出院后无处去只好在雷家滩马路边等弟黑良,但是黑良因路远,从西安到延长县需四小时左右,晚上不安全叫黑军学、王彦强三人赶往延长县找她姐已晚八点左右,黑良问姐打架原因和病情,黑良说先回你家把你衣服拿上到西安先看病。(10)、黑良同黑军学、王彦强拉上黑梅回家取衣服,黑梅到家大门口发现李爱荣把大门锁换了,开不开,黑梅把大门偏门打开进院子,李爱荣和李国红从房子出来站在院子,李爱荣手拿一米多长麻花钢、李国红手拿一米多长煤铲(俩人早有准备打架)黑良说:“当弟回来了,当哥还想打架吗”?黑良边说边走进屋子,黑良进房子坐在沙发上,黑军学坐同一沙发上,王彦强和黑梅站在一边,李爱荣手拿麻花钢靠在炕边,李国红手拿煤铲靠在炕边,这时黑良问,“你俩不想过日子吗”,李爱荣答“嗯”一声,黑良又问:你打我姐吗?李爱荣又“嗯”一声,黑良就骂了李爱荣一句,李爱荣打110,说:“有人来我家行凶,”顺手举起麻花钢向黑良打来时李国红拦住说:“哥咱不能这样作“,李爱荣举起麻花钢落在李国红头上,李国红两手挡住黑良胸部往门外推,黑梅、黑军学、王彦强三人抱住李爱荣夺下麻花钢,黑梅将麻花钢从李爱荣手夺下摔院中随黑学军、王彦强走出房子门。李国红回房子随手关门,黑良不得进房子,生气用手电筒在窗玻璃上砸两下。四人这样走了,到县城住下。第二天赶往西安给姐黑梅查病,回西安已晚,主治大夫下班了,第三天是20161219日到西安市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诊断为:“心率、头部右额肿胀,压痛、左眼青紫肿胀,右眼0.6、左眼0.12球结膜出血,视力模糊,局部有挫伤,因无钱只看眼睛,未查流产,医院要求住院治疗,无钱在门诊治疗。在1222日妇科检查阴道畅血性分泌物、宫体前位增大50天孕,稽留流产。”(11)、黑良同姐黑梅检查病中,延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给黑良打电话20161219日,让黑良到派出所来一趟,黑良说:“我给我姐检查病,民警说“检查后来派出所,黑良在20161229日从西安回延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办案民警未在,又到1230号去城关派出所,黑良同黑军学、王彦强,找办案民警董强,据黑良讲:“董强将我三人身上所有东西全下,把我三人分开关进各房间,董强给我黑良上老虎凳子,把我脚手全部锁住,控制在凳子上问我20161217日晚怎进李爱荣院子?我把实情说完,董强等民警不信,说我“演戏”我说当晚看见李爱荣鼻子青紫肿胀。我未打李爱荣,我与李爱荣当晚未发生肢体冲撞,我被李国红推出房子门。询问民警换了六七次,每三、四人一组。董强和几个民警拳打脚踢我头、脚踏我腰部,把我折腾近几个小时,董强把笔录拿来不让我看内容却让我签字。董强还说:“你承认还得承认,不承认还得承认。我们已调查清楚,不签字今晚弄死你,你娃不想活。”我无法,只好签字(董强拉着我的手签字摁指印),但未让我看询问笔录。让我三人每人交一万元保金,我说我们三人没有钱,又让找担保,我们已在晚上12时多,在何处找保人,只好电话联系两个保人,董强说不行,让我把包里钱拿出来,包中有3000元,被董强收了保证金(未给收据)。我三出派出所晚上一点多。民警给黑学军、王彦强俩人作三次询问笔录。办案民警与延长县中医院薛东翔做文章陷害我,2017629我将调的李爱荣病档给城关派出所和公安局为的是来洗刷我的冤屈,病档显示我并没有打他鼻子找亲戚好友,找领导找办案民警好多次洗刷冤情,不但没有洗清冤枉反而遭到李爱荣变本加利敲诈,想让我出1000万元,我没钱,后又让拿500万元。却怎么也没想到公安局办案民警会在2017710日、2017720日两次来西安陕西智骏二手车公司逮捕黑良,我才知道办案民警将我上公安网按逃犯追捕。延安铁路公安来西安追捕我未出示本人证件,只出示逮捕证强带手铐,将我左手划伤12公分,我把手铐带跑了,铁路公安无权办理社会案件,纯属越权办案。(12)、黑良、黑梅搜集证据洗清自己冤案,两人从延长县中医院调李爱荣20161217日病档,检查报告和拍片记录,中医院病档两次检查报告,缺少鼻骨骨折报告,有鼻骨骨折拍的片子。李爱荣在20161218日住院检查鼻梁肿痛,鼻孔出血,鼻梁右偏畸形骨折(心电图),20161222CT,李爱荣20161223日出院。黑良将李爱荣20161217日拍片子和20161222日拍片子送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编420号鉴定意见,“李爱荣在延长县中医院于20161217日,20161222日两次鼻梁CT 显示伤情一致,未见明确变化”,两个CT片子相同一致的结论说明了黑良未打李爱荣。民警和医院,李爱荣所谋落空。

黑良、黑梅向省、市公检法政法委,发送洗清冤案申诉书和陕西蓝图鉴定中心鉴定报告,后延长县公安局受理信访事项告知书【长公(信)答复字(2018)1号,根据医学鉴定结果,20161217日黑梅与李爱荣打架,造成李爱荣鼻骨骨折,经局党委研究决定撤销黑良网上追逃转为治安案件。人为草率无据制造冤案。

延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就黑梅涉嫌伤害李爱荣一案中存在问题。黑梅向省公安厅、人大、政法委反映,是延长县公安局处理信访案件事项,答复意见书公(信)答复字【20181号,告知本人不服答复意见在30日内向延安市公安局提出复议,黑梅多次去延安市公安局法制科不受理,至今未受理这是何因?是黑梅冤案得不到法律公正处理。(1)黑良20161217日晚连李爱荣身子也未碰,就定伤害李爱荣鼻骨骨折,进行网上追逃。(2)没有我黑良用什么工具打李爱荣鼻子,工具在何处?。(3)、在谁的证言证实我打李爱荣。只凭李爱荣在延长中医院活动出假医疗报告单,确定我将李爱荣打鼻骨骨折,一群制造冤假错案人员陷害无辜人。陕西蓝图鉴定中心的鉴定足以推翻假案。(4)、办案民警,检察院某人、公安局某人进行策划设法把李爱荣鼻骨骨折嫁接黑梅定罪。(5)、20161217日上午,我被李爱荣从车上拉下压倒在地,李爱荣一个腿踏在肚子上,用手中充电宝在我头脸眼上打还用脚踏我肚子,将我打流产。一个弱妇女被压倒在地还有能力把李爱荣鼻骨打骨折吗?(6)、我用什么把李爱荣鼻子打骨折,打鼻骨的工具在何处,有何人在何处现场看见作证。(7)、在派出所形成的调解书又起什么作用,凭什么依据要给黑梅定伤害罪。

黑良、黑梅姐弟2018218日向中国包公传媒网反映,并提供证据,经本网人员进行对黑良、黑梅和知情人调查核实。本网指派调查人员于201836日赴延长县城关派出所调查,城关派出所三次未见派出所所长贺科峰,后听说给他娃看病请假。38日下午到延长县公安局李世军局长接待,调查人员问:你局对黑良网上追逃是怎么一回事?李局长说:延长县中医院他们把问题弄错了,我局开会,把网上追逃已撤销,现要黑良来办理撤销手续,案件现在办的情况副局长王天涛主管负责,还得找王副局长,所长贺科峰儿子脚骨折请假,我们公安局依医院诊断报告立案追逃,后医院给我局出报告他们弄错了。以错了事迫害无辜者。

201837日下午调查记者到延长县检察院了解黑良、黑梅在20177月份控告的问题如何处理,延长县检察院控告科杨春龙接待,不讲案件调查情况,表情对调查记者不满,“黑梅控告属实,我已单方调查,黑梅不配合,我不便提供”。        

201837日上午到延长县中医医院找王金富院长,主治医生薛东翔,拍CT片子的高大稳,调查记者告知王院长,我们见一下薛东翔医生了解20161217-20161222日李爱荣治疗情况,王院长说:“薛东翔在西安交大医学院学习一年,高大稳休假”,王院长又说:“对李爱荣诊断报告和拍片子“是漏诊”,公安局李局长说:医院弄错了,城关派出所给延长县政法委报告材料中说20161217日的病情系误诊,这起假案被识破无法掩盖,三方说法不一,责任应由谁来担当。医院应担责任?

黑梅多次强调20161217日被丈夫李爱荣殴打致伤,被送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诊治,20161222日经检查诊断为稽留流产。要求追究李爱荣刑事责任,本网为了慎重委托《陕西蓝图司法鉴定中心》于201843号法医鉴定号20078司法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黑梅20161217日上午被打伤后,出现的稽留流产与此次殴打存在因果关系,本次外伤及冲突事件为其稽留流产的诱发因素”。所以李爱荣应承担伤害流产法律责任。(供公安机关参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条第四款“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人犯;第七款殴打他人或者唆使他人打人;第四十八条:“人民警察有本法第二十二条所列行为之一的,应当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第十四条:“第一款“隐瞒或者伪造案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第十三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等相关规定”。本网经调查核实建议各位领导:

(1)、要提高公安民警办案素质和办案质量。

(2)、公安民警在办案过程中不能借题发挥,要实事求是办案,依法取证、依据服人、不能似乎有因就定案捕人,并在2017710日至20182月把无辜者黑良在网上追逃,黑良依据鉴定虽洗清自冤,请领导责令延长县公安局给恢复本人名誉,及精神补偿、给黑良公司造成损失应予赔偿。

(3)、110不及时勘探现场,不及时调查现场目击证人,李爱荣惯性殴打其爱人黑梅导致流产不查究,办案民警只抓李爱荣鼻梁骨折是黑梅造成(无打鼻骨骨折工具),无有证人证言,只以鼻骨骨折病例给黑梅定伤害案不妥。请各位领导阅审指定其他公安机关依法侦查,要求延长县公安局回避,指定其他公安机关公正处理该案件。还黑良黑梅公正公平。

                        调查记者:韩兆德、张庆武  、李静


责任编辑:中国包公传媒网